Advertising: 作为大众媒介的广告和作为视觉传达的广告

首次接触到广告行业,特别是接触到互联网广告行业背后的复杂运行机制,不禁产生疑惑,这种广告与我们从小接触到的各种电视、海报广告有什么样的区别,这类技术的进步,以及媒介的变化带给企业和人们生活的价值是什么。

广告行业从传统的创意广告进化到如今的计算广告和社交广告,在几个方面发生了变化,形式上创意广告以大品牌的品牌广告为主,互联我刚刚广告则新开辟了以销售为导向的效果广告市场,让广告效果变得可追溯、可优化。但同时对创意的要求也有所下降,对应的主要参与方也从创意和策略主导的传统4A公司,变为了数据和技术主导的平台侧。

但广告的本质,没有发生变化。

阅读全文

奇怪的事情

香港,一个近在咫尺的城市,但这里发生的事情,今夜注定无人知晓。人们所关注的,限定在了划好的圈子当中。

这很奇怪,不是吗。

阅读全文

利器访谈:ISSEI,学生及设计师,「觉论」作者

Tunnel of Light,MAD,摄于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2018

1. 介绍一下你自己和所做的工作。

我是Issei,勉强算是95后。产品设计专业出身,现在多摩美术大学学习和研究交互设计,最近在研究「会话式UI」相关的方向。

艰难地进行就职活动的同时,也在东京一家创业公司实习,并打理着自己的公众号和博客「觉论SENSE」。

阅读全文

物事 | 如何用 Reeder 4 获取高质量的信息来源

「物事 MonoGoto」是一个新诞生的企划,旨在提供不一样的视角和信息。

「物事」将会推荐一些我中意的事物,包括但不限于提高效率的生产工具,书籍、电影等文化产品,艺术展览,设计方法、理念和资源等。我所做的仅仅是,通过我自己这一筛选器,把我认为有用或有趣的信息,传递给读者。

但要注意的是,请一定保持自己的判断和分辨能力。

第一期要推荐的是,老牌 RSS 阅读工具「Reeder」,开发者 Silvio Rizzi 在昨天推出了新版 Reeder4。但准确的说,我要推荐的是,「RSS订阅」这一获取信息的方式

如同我在 Filter Bubble:我为什么要拒绝如今的「个性化推荐」 这篇文章中所说,我不希望算法剥夺我筛选、获取信息的权利。信息须自我来做出判断,而非推荐引擎认为的「有价值」或「有趣」。而实现这一目的的手段就是RSS(RDF Site Summary),一种被广泛采纳的信息来源格式规范,通常用于聚合式的阅读。

阅读全文

探索日本几大艺术祭 | 大地、海洋、地域与影像

双年展(Biennale)和三年展(Triennale)作为一种西方发展已久的艺术展览形式,意大利的威尼斯双年展广为人知,国内也先后出现了像上海双年展和广州三年展这样的高质量的展览。

而在日本,除了延续这种形式的横滨三年展之外,也出现了很多独特的展览现象。

比如展品遍布在城镇、乡村和山野之间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作品星罗密布在岛屿上的濑户内国际艺术祭,专注于影像作品的惠比寿映像祭、京都国际写真祭等。

阅读全文

共情时代:从文字到 emoji ,从 emoji 到表情包

到了现在,「短信」这个东西,唯一剩下的功能,可能就剩下接收各种服务的验证码了。但实际上,我们从过去的用短信和电话联系的时代,转变到如今用什么都用微信的时代,也才过去几年光景而已。

从前我们用短信聊天,大多是文字,而文字是纯粹的信息传达。过去我用短信发过的最多的一句,大概是「你现在在哪」。文字本身并不表达情感,情感产生于文字所描述的内容和故事,以及对方对文字的理解。但一些用字符构成的类图像,也可能传递简单的情感,如「O(∩_∩)O」之类的颜文字(Emoticon)。

阅读全文

二〇一八年终总结

不同于以往的元旦假期,今年还有一个课题的Deadline近在眼前,有些焦虑。我在想,又到了年终总结的时候了,朋友们。

焦虑,可能是对即将发生的,身边的事情,也可能是未来的,现在还毫无关联的事情。但写这些不是为了发泄情绪,而是更好地面对这些情绪。焦虑和快乐似乎并不矛盾。我们追求的并不是快乐,只是在追求的过程中得到了快乐,其中当然也会产生焦虑。区别「快乐的行为」和「追求快乐的行为」就在于此,后者追求的就是快乐本身,也就是找乐子。

阅读全文

Filter Bubble:我为什么要拒绝如今的「个性化推荐」

小明是一位小镇青年,打过工,现在修车厂工作。工作之余,他总喜欢偷偷刷一会快手,偶尔也会发一段自己的日常。他也爱翻今日头条,看看娱乐圈又有什么新闻,以及搞笑视频。他觉得这样很放松,玩得不亦乐乎。

Jason 在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压力很大。工作时,耳里的 AirPods 放着网易云音乐 FM 推荐的音乐,最近 FM 觉得他很喜欢日语的 ACG 歌曲。他不喜欢今日头条,有什么热点他都会在知乎和微博看看。而他休息时间的大部分,都沉浸在了抖音里。他对这样的生活说不上喜欢,但也感觉挺好的,

以上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阅读全文

当你在体验沉浸式艺术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在东京的台场和丰州,teamlab 今年开设了一家永久性的美术馆 MORI Building DIGITAL ART MUSEUM ,以及一个运营至2020年的展览 teamLab Planets TOKYO ,大概的内容则是过去的体验作品的综合展示和体验,门票售价不菲。去年曾写过一篇介绍 Teamlab 的文章,大致介绍了其艺术理念:「teamLab的体验型艺术源于何处:技术×日本美术」。如果是没有去过 teamlab 展览的同学,值得一看。

不过这次并非想要围绕它来讨论,最近身边有同学对媒体艺术的创作产生了一些疑惑。媒体艺术是否有明确的创作目的, 是否有被选择的观众和受众,它和设计的区别和界限在什么地方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阅读全文

2017年终总结

2018年了,屋外也一阵烟花炮竹的声音。

从前几日开始,朋友圈就被十八岁的照片铺遍,据说从此就是00后的时代了。好像隔一段时间,朋友们就会随便找些理由,回望一次十七八岁。我跟大家有些脱节,十八岁是在大学过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照片很少(高中更少),就压下了发图的想法。陈丹青描述罗兰巴特的《明室》这本书,说全书围绕着母亲及母亲的照片论述,可是在书中大量的照片中既没有他的母亲也没有他的身影,即所谓“我要发表心灵,而不公开隐私”。按照他的说法,那我就不发照片,只写写东西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