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的荒野

date
Dec 1, 2021
slug
eugene-studio
status
Published
tags
art
展览
newsletter
summary
技术的进化会为人类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人与机器可否共存,20世纪60年代的科幻作品的想象表达了人类对未来的愿景。1968年『2001太空漫游』上映,库布里克塑造了一个形而上的高等生命存在,企图用视觉唤起观众的自我意识,思考人类从何而来,人类与宇宙和更高生命体的关系。
type
Post
技术的进化会为人类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人与机器可否共存,20世纪60年代的科幻作品的想象表达了人类对未来的愿景。1968年『2001太空漫游』上映,库布里克塑造了一个形而上的高等生命存在,企图用视觉唤起观众的自我意识,思考人类从何而来,人类与宇宙和更高生命体的关系。同样这一年,银翼杀手的原著『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出版,作者极其朴素地在标题里表达了疑问:人与人工智能的区别是什么,机器人会做梦吗。
波兰科幻作家莱姆1961年出版的『索拉里斯星』,设想了一种人类尺度无法理解的海洋生命,无论科学家如何沟通和实验都毫无回应,唯一产生的互动就是复制人类的记忆模拟出新的生命。相比「2001太空漫游」仍是以人类的进化为最基本的主题,这部作品设想的生物则去掉了以人类为基本尺度的坐标体系。
『2001太空漫游』的最后一幕里出现的白色房间,Dave在这逐渐老去,与黑石接触之后进化成了新人类,被送回了地球。在东京都现代美术馆举办的「EUGENE STUDIO After the rainbow」个展里,有一组装置作品完全还原了这一房间的场景,并在此基础上燃烧了整个房间,经过风化,最终形成一副宛若时间静止的素描图景,满是灰尘的床铺和地板,残缺的大理石柱,烧毁的油画。
这个作品名为「Beyond good and evil, make way toward the wasteland.(JP: 善悪の荒野)」,由日本的艺术家寒川裕人的艺术工作室 EUGENE STUDIO 制作。现场的体验带来的感受不亚于看了一场电影,仿佛置身木星的那个房间,在第三视角观察时间带来的破坏和风化。
THE EUGENE Studio “1/2 Century later.” Part 1 (Installation view) on Vimeo
展览也包括了其他很多作品,可以在下面的视频看看介绍和访谈。其中我比较喜欢『GoldRain』『Our Dreams』这两个作品。前者在黑暗的空间,用金粉和重力塑造了一个无限坠落的金雨,一分一秒的形态都独一无二,是一个连续不断的偶然和奇迹。『Our dreams | 夢』则是一个疫情期间创作的影像作品,拍摄了两位没有关系的人物空手弹奏德彪西的『梦幻曲』,但由于音乐和空手弹奏的节奏,又确实产生了关系。
GoldRain
GoldRain
Our dreams | 夢
Our dreams | 夢
 
「ユージーン・スタジオ 新しい海」展 スタジオ・ビジット、インタビュー / Studio Visit | EUGENE STUDIO: After the rainbow

© Issei 2017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