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的诞生:作为共识或权威的符号

date
Apr 3, 2022
slug
z_symbol
status
Published
tags
杂文
newsletter
summary
曾经在第5期的「Vol.05 | 彩虹旗作为一种符号」绍过 LGBT 符号的诞生,可以说是自下而上的,诞生后经过各个国家地区的人群和组织的不断探索和推广,最终形成了广泛共识。但共识不仅仅只存在进步的一面,也有作为整体共识的恶意。 最近,字母 Z 正在成为俄罗斯军队和其民众支持入侵乌克兰战争的象征,可以在军队的武装上看到油漆喷的 Z 符号。在有限的信息里可以了解到,俄罗斯的当局组织了很多活动以表示对军队的支持,可以看到很多年轻人穿着带有 Z 的衬衫和Z字海报。
type
Post
曾经在第5期的「Vol.05 | 彩虹旗作为一种符号」介绍过 LGBT 符号的诞生,可以说是自下而上的,诞生后经过各个国家地区的人群和组织的不断探索和推广,最终形成了广泛共识。但共识不仅仅只存在进步的一面,也有作为整体共识的恶意。
最近,字母 Z 正在成为俄罗斯军队和其民众支持入侵乌克兰战争的象征,可以在军队的武装上看到油漆喷的 Z 符号。在有限的信息里可以了解到,俄罗斯的当局组织了很多活动以表示对军队的支持,可以看到很多年轻人穿着带有 Z 的衬衫和Z字海报。同时,媒体机构也被禁止使用「入侵」「战争」等词描述其发动的对乌克兰的战争。我们并不能知道俄罗斯的民众是否形成了共识,广泛使用这样的符号来支持政府。
设计作为一种传达信息的手段,伴随现代主义和商业的发展而逐渐完善,同样也可以用在政治和思想的传递。本质上,设计本身并没有倾向性,不论是极权政府还是民主党派、宗教、公司,都通过设计来建构符号和语言的体系。从这个角度来说,设计既有趣,又可怖。
其中可怖的地方就在于符号的内涵意义是可以通过各种媒体被赋予的。当权威决定了符号的内涵,又使得群体不得不重复这个符号,其危害就会显现出来,”符号是追随者、合群者,在每个符号中都隐藏着一个恶魔:刻板型式(stereotype)”。
看似中性与中立的符号运作,却充满了权力阶层的印记,其中主要的机制,就是在符号的外延与内涵意义的过渡间,隐密地安插一个武断、符合有权者利益的评价,继而透过大众媒介的操作,把此一人为的痕迹抹除,加以自然化。 罗兰巴特 —— 《符号帝国》
写完本文后发现小林章(字体设计师) 也在博客提到了这个话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他提到德国一家以 Z 为 Logo 的保险公司放弃了这个符号,他本人也为这个字母由于战争产生的涵义而感到可惜。

© Issei 2017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