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外打开的窗:作为翻译家的村上春树与卡佛

无论是在诗歌还是在小说里,用普通但准确的语言,去写普通的事物,并赋予这些普通的事物 ─ ─管它是椅子,窗帘,叉子,还是一块石头,或女人的耳环——以广阔而惊人的力量,这是可以做到的。写一句表面上看起来无伤大雅的寒暄,并随之传递给读者冷彻骨髓的寒意,这是可以做到的。

最近多看小说短篇,翻开卡佛的短篇集《大教堂》的第一页,明明是中译本,前言却是村上春树所写,篇名「Raymond Carver: 美国平民的话语」。其中原因,多半是由于村上太喜欢卡佛了,在村上春树的作品中,也可看出卡佛的痕迹,语言平实,用词简练,没有结束的结束。卡佛的作品被评价为极具极简主义的美学,尽管他自己并不喜欢这个标签。

阅读全文

设计心理学里的 Affordance 到底是什么意思?

用户体验领域的必读书目『设计心理学』里,Donald Norman (诺曼)引入了一个心理学的概念,即 Affordance。在中信出版社的版本里把它翻译为「示能」,但是单说「示能」两个字,很难明白作者想说什么。

阅读全文

无形之物的设计:日本2017年度 GOOD DESIGN 奖传递出这样 8 个信息

Things design to Ideas design

这几日在东京 Midtown 展览的日本 GOOD DESIGN 奖获奖作品展,虽然领域繁多,但从它的获奖作品构成的变化和审查员的讲话中,可以清晰的了解到其想传递出的信息,和日本设计业界所重视的未来的方向。

阅读全文

小田井温泉记

背着微沉的旅行包,慢悠悠地走向先前预定好的民宿,结束了第一天的电车旅行。背包是爸送的,空间不小,很是方便。里面装着夏日的衣物、不常用的相机,以及其他旅行用的必备物品。

一番电话后,拿到了藏在门旁的钥匙,进入到房间。干净,整洁,很是舒服的房间。背包放在了地上,休息了会,想出门找点什么填满肚子。

阅读全文

teamLab的体验型艺术源于何处:技术×日本美术

媒体艺术被称为艺术与技术的结合,由于技术上的可复制性,所以与传统艺术相比,媒体艺术的商业化与产业化的可能性更高。日本很早就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包括岩井俊雄,明和电机等艺术家。

而这里要讨论的是近期非常活跃的 teamLab ,最近在世界各地巡展,在国内的知名度也逐渐从只有小圈子熟知而扩大。

阅读全文

为什么日本的看板文字多用圆体(丸ゴシック体)?

首先我们需要下明确定义,所谓看板文字呢,主要是指交通标牌里的文字,车站及电车里的提示文字,以及政府机构和商店的招牌里的文字等。不同于多用方方正正的黑体的中国,同为汉字文化圈的日本更喜欢在这方面用圆体。

阅读全文

记一次在东京参加UX Design活动的体验

周一晚上在东京银座,参加了一场由Recruit公司UX Sketch组织的一次活动,主题为「年轻UX设计师的目标」(若手UXデザイナーの目指す道)。顺便一提,Recruit是一家以求职招聘为中心的综合型服务商,已于2014年在东京上市。

这次活动一共有四位设计师和产品经理做了关于自身工作和经验的演讲,前三位是在媒体、视频等领域的公司工作的年轻设计师和产品经理,最后是IDEO东京的一位横跨各个领域的设计总监 田仲薫(Kaoru Tanaka)。

阅读全文

2016年终总结

2016年过了两段截然不同的日子,甚至快让我忘记我是今年7月从美院毕业的了。生活巨大的改变让记忆模糊,接着时间让生活逐渐固化,记忆留在脑海深处,很少被提起。但记忆真是一神奇玩意,一旦被触发,就没完没了地来了。

阅读全文

2015年终总结

30日晚上有一次工作室年度例行的聚会,聚集了上下6届的学生,已经有挺大的年龄差距了。或许有些人相互并不认识,但毕竟是缘分,能在一个工作室呆过,遇见同一个老师,上过同样的课程,去过同样的地方,也许未来做着同样的事情。

阅读全文

搜狗设计实习总结

每个人进入自己所在的行业都有一定的契机,人们总喜欢把它说出来,痛痛快快地讲给旁人听,但说起来却很平淡完全忽略其中的过程。大二接触这个行业至今,坚持下来了,并打算继续下去,そう思っ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