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本小书:罗兰巴特的「符号帝国」

读的是这本书的台版译本,在Google Play Book购买,导读部分占了很大分量。

开篇,即是对此书的评论:文學的挑戰是,這作品如何關注我們、驚嚇我們、充填我們。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食物、筷子、俳句和禅相关的几篇。罗兰巴特经常在文中比较各类日本事物与西方或法国的区别,也许可以归作比较文学。有一些比较夸张的写作细节,像是陷入文字符号的游戏,可以说是想象中的日本,比如:

阅读全文

面对疫情这样的复杂问题,普通人可以做什么?

迟早更新播客最近更新了一系列探讨「复杂问题」的节目,形式近似时事评论,推荐听一听。

观察最近两个月中,人们如何思考和面对疫情期间的大事小事,不难看见很多简单化的逻辑和娱乐的语言,甚至出现在官方媒体当中。诸如,人民日报的微信文章「中国以外87182例,反超了!」,网友督促各国政府“抄作业”,举报风波,以及给建设医院的施工设备“叉酱”“呕泥酱”直播打榜事件等等。

人面对巨大的灾难时,总会感到渺小和恐惧。生命是严肃的。生命的消亡面前,就算诗也是苍白无力的,何况「反超」这类视感染人数为体育比赛的轻佻词汇。

而疫情下的应急措施需要考虑的公共卫生、各个国家的社会和经济因素,更是复杂的。中国的防疫措施故而值得称赞和参考,但各国复杂的国情面前,在科学家内部也没有统一意见的情况下,谁又能断定任何一条防疫路线是绝对正确的呢?

我们建议各国政府参考,当然可行,甚至我也参加了一个翻译民间防疫措施的支援团队。

但「抄作业」这样的类比,一是严肃话题娱乐化,二不异于说我国措施绝对正确,这又如何面对前期犯下的错误和牺牲的医护人员呢。我只能看到,这个词语溢出的,强大的自尊心(正是过去几年政府舆论之培养和导向)。简单和娱乐化的话语体系,很容易让我们忽视语言和数字后的真正消逝的病患的生命,和为了不让这种情况发生,而正在努力的医护人员、工人、记者和普通人们。

阅读全文

二〇一九年终总结

我的本命年,2019年就要过去,10年代也要结束了。

相比去年的一年学习生活,今年的压力大了许多,但好在很多难关都神奇地一一度过了。我们无法预测将来会发生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面临重要的选择的时候会犹豫不决。今年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答辩成功即将毕业,选择了进入一家东京的互联网公司工作(期待。面试了日本的几家公司,7月份请了假去腾讯实习,也是想要有选择的机会,期待二〇二〇年不辜负这个选择。

阅读全文

Design for Well-being | 设计中的道德伦理考量

前段时间读陈嘉映的《何为良好生活》,他从伦理学的角度来讨论快乐和幸福、知行关系、道德和实践。虽然没有最终的回答,但无疑是在围绕一个问题,即「人应该怎样生活」或者「什么是良好生活」?

善好乃万物之所向,人的生活是追求幸福的,但并不一定如享乐主义一般,视快乐为最终目的。快乐不是生活的目的,而是内融在活动中。实践的过程中,自我实现和对自己所行道路的认同,才是良好生活的基础。但现代社会,人的德行和效用分离,分工细化,常常感觉不到自己工作的意义所在。

前近代的人们,可能缺衣少食,但不大缺意义,相反,我们这个时代,什么都不缺,却常感到意义在流失。

而我们设计同学,心里当然会认为,自己的工作对社会是有益的。但往往这种认同处于一个空洞的文脉下,极为模糊。理想需要实践来变得具体,所以我们需要讨论设计实践中,有哪些道德考量和伦理问题。

设计师的选择直接影响到工业生产、自然环境、个人和社会,因此基于什么样的价值判断来做出对产品、材质和服务的选择,显得极为重要。对于设计的好坏,也许没有一个黑白分明的答案,但是我们在考虑设计和道德的关系时,就需要关注更多的领域。另外,设计过程中的道德考量也同样重要,比如与客户的信任关系,设计过程的原创性,研究过程中对用户隐私的尊重等等。

阅读全文

Advertising: 作为大众媒介的广告和作为视觉传达的广告

首次接触到广告行业,特别是接触到互联网广告行业背后的复杂运行机制,不禁产生疑惑,这种广告与我们从小接触到的各种电视、海报广告有什么样的区别,这类技术的进步,以及媒介的变化带给企业和人们生活的价值是什么。

广告行业从传统的创意广告进化到如今的计算广告和社交广告,在几个方面发生了变化,形式上创意广告以大品牌的品牌广告为主,互联我刚刚广告则新开辟了以销售为导向的效果广告市场,让广告效果变得可追溯、可优化。但同时对创意的要求也有所下降,对应的主要参与方也从创意和策略主导的传统4A公司,变为了数据和技术主导的平台侧。

但广告的本质,没有发生变化。

阅读全文

奇怪的事情

香港,一个近在咫尺的城市,但这里发生的事情,今夜注定无人知晓。人们所关注的,限定在了划好的圈子当中。

这很奇怪,不是吗。

阅读全文

利器访谈:ISSEI,学生及设计师,「觉论」作者

Tunnel of Light,MAD,摄于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2018

1. 介绍一下你自己和所做的工作。

我是Issei,勉强算是95后。产品设计专业出身,现在多摩美术大学学习和研究交互设计,最近在研究「会话式UI」相关的方向。

艰难地进行就职活动的同时,也在东京一家创业公司实习,并打理着自己的公众号和博客「觉论SENSE」。

阅读全文

物事 | 如何用 Reeder 4 获取高质量的信息来源

「物事 MonoGoto」是一个新诞生的企划,旨在提供不一样的视角和信息。

「物事」将会推荐一些我中意的事物,包括但不限于提高效率的生产工具,书籍、电影等文化产品,艺术展览,设计方法、理念和资源等。我所做的仅仅是,通过我自己这一筛选器,把我认为有用或有趣的信息,传递给读者。

但要注意的是,请一定保持自己的判断和分辨能力。

第一期要推荐的是,老牌 RSS 阅读工具「Reeder」,开发者 Silvio Rizzi 在昨天推出了新版 Reeder4。但准确的说,我要推荐的是,「RSS订阅」这一获取信息的方式

如同我在 Filter Bubble:我为什么要拒绝如今的「个性化推荐」 这篇文章中所说,我不希望算法剥夺我筛选、获取信息的权利。信息须自我来做出判断,而非推荐引擎认为的「有价值」或「有趣」。而实现这一目的的手段就是RSS(RDF Site Summary),一种被广泛采纳的信息来源格式规范,通常用于聚合式的阅读。

阅读全文

探索日本几大艺术祭 | 大地、海洋、地域与影像

双年展(Biennale)和三年展(Triennale)作为一种西方发展已久的艺术展览形式,意大利的威尼斯双年展广为人知,国内也先后出现了像上海双年展和广州三年展这样的高质量的展览。

而在日本,除了延续这种形式的横滨三年展之外,也出现了很多独特的展览现象。

比如展品遍布在城镇、乡村和山野之间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作品星罗密布在岛屿上的濑户内国际艺术祭,专注于影像作品的惠比寿映像祭、京都国际写真祭等。

阅读全文

共情时代:从文字到 emoji ,从 emoji 到表情包

到了现在,「短信」这个东西,唯一剩下的功能,可能就剩下接收各种服务的验证码了。但实际上,我们从过去的用短信和电话联系的时代,转变到如今用什么都用微信的时代,也才过去几年光景而已。

从前我们用短信聊天,大多是文字,而文字是纯粹的信息传达。过去我用短信发过的最多的一句,大概是「你现在在哪」。文字本身并不表达情感,情感产生于文字所描述的内容和故事,以及对方对文字的理解。但一些用字符构成的类图像,也可能传递简单的情感,如「O(∩_∩)O」之类的颜文字(Emoticon)。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