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小学的时候很喜欢画黑板报,找各种参考书临摹美术字,可以被称为设计吗?可以的,但是和手工艺时代的设计一样,它是被修饰的,没有被结构化的设计。工业化以来,这样的设计很明显无法满足大量生产的需要,更不要说大众传媒的数字化使设计的需要指数型增长。现代设计的先驱 Max Bill 从具体艺术 (Concrete art) 获得灵感,将其演变为国际主义设计风格的一部分,即「无装饰的美」。这构成了设计结构化成为可能的一个前提,即去掉装饰让可控制的变量更为简单。这是我们产品设计师可以用 Figma 构建设计系统的源流,也是平面设计师和媒体艺术家用 Processing 或其他程序输出平面或动态作品的发端。

当然故事没有那么简单,本文想聊聊上个世纪西欧(主要是瑞士)和日本的艺术家和设计师对设计的结构化,算法化的更多探索。

20世纪四十年代,在包豪斯接受过拜耶指导的 Theo Ballmer,和同样出身包豪斯的 Max bill 一起创立了所谓的瑞士风格,或国际主义平面设计风格。 Theo Ballmer 最初在平面设计里利用网格系统,Max Bill 开始思考几何学和数学在设计中的运用。Max Bill 之后在德国创办了乌尔姆造型学院,作为包豪斯的后继摒弃传统的绘画和雕塑学科,转向纯粹的设计教育。他在任院长期间出版过一册书籍《Form》,介绍简单而有功能性的设计,其中一篇文章《Structure as art? Art as structure?》传递了他的观点:艺术不是自然的代替,不是个性的代替,不是自发性的代替,若艺术是艺术本身的话,只有能通过秩序和形态传递信息,才值得被称为艺术。也就是说一个人的艺术创造,只有在个人的认知结合新的秩序和新的形式下才会出现。离题一下,在乌尔姆造型学院学习和工作过的向井周太郎先生回日本后,于1967年在武藏野美术大学建立了基础设计学科,培养了原研哉等设计师。

思考是人类最本质的特质。就像从思考诞生出艺术作品一样,思考可以给予感情价值以秩序。

——Die mathematische Denkweise in der Kunst unserer Zeit (我们时代的艺术中的数学思维方式), Max Bill, 1949年

多摩美术大学的永原康史老师在日译版的序文中写到,瑞士风格第二代的代表应该是 Emil Ruder 和 Josef Müller-Brockmann,到此时瑞士风格已经完全成熟。这两位的著作影响了后来几乎所有的平面设计师。 Emil Ruder 的《文字设计》(Typographie─A Manual of Design ),和 Josef Müller-Brockmann《平面设计中的网格系统》(Grid Systems in Graphic Design),这两本书都在2016年后才被翻译为中文版和日语版。1958年 Josef 与其他三位设计师创办《Neue Grafik》杂志,成为了向世界推广瑞士风格的契机。

瑞士风格逐渐席卷整个商业世界,Karl Gerstner 作为 Emil Ruder 的师弟,可以说是瑞士风格第三代的代表。Karl Gerstner 受日本设计师朝倉直巳(三大构成系列的作者)书信的启发,从日本的一套使用变形透镜来完成可变字体的设计中获得灵感,出版了著作《Designing Programmes》。在第一章「作为字体的算法」中,写到当时 Karl Gerstner 正在用参数化的方法重新设计 Akzidenz-Grotesk (Helvetica的前身),使字体系列能够适应不同的场景,这是在计算机还没有普及的60年代。很遗憾这套字体的成品没有被推广开来。

这个超前的理念在几十年后得以在计算机上实现,opentype 的一系列自适应特性和 variant font 技术无不证明其超前观念。而此书的后半部分「作为描画的算法」「构造和动态」,完全是预言式地实现了用算法进行平面几何和动态的创作,和 Processing 的入门教材几乎一致。不限于几何,创造了一套动态的规则或者说算法,或者说为了生成某个形状的一套步骤。

构造和动态

胜似设计系统的框架


参考及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