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MonoGoto月刊邮件通讯于7月2日发行的第5期内容。可以在此订阅获取月初的即时更新。


彩虹旗作为一种符号进入 6 月后,你可以看到很多跨国公司的社交主页都换上了彩虹背景,来庆祝和纪念 LGPT Pride。六月的彩虹仿佛变成了每年的惯例,商业公司越来越热衷于在这个话题下宣传理念,周边产品。

2019年我和朋友参加过一次 Tokyo Rainbow Pride 游行,除了漫天遍野的彩虹和气氛高涨的人群之外,印象最深的就是各个赞助商的展出摊位提供的一些好玩的展览视觉、周边和饮食。除了 Google、电通、资生堂,甚至当时没有预想到我现在的公司也有出展,而这之外也可以看到一些外国大使馆和区自治体的展位。

彩虹🌈是一个非常有辨识度的符号,而且很容易和其他元素结合,这就产生了现在几乎可以代指 LGBT 群体的印象。但其实LGBT运动早期,各个群体和时期都非常注重平面设计、符号的塑造和传播,从而产生过很多有意思且作用巨大的符号。比如70年代 Tom Doerr 用希腊字母 Lambda 符号「λ」作为运动的标志,成为第一个被使用在旗帜、海报、 T恤的 LGBT 符号。同样在 70 年代,波士顿的同性恋活动家使用了「紫色的犀牛」符号,但是广告成本和其他符号(如Lambda)的人气,而被逐渐搁置。从纳粹的垃圾堆中回收的符号「粉红三角形」,原本是纳粹为识别同性恋制作的倒三角臂章,翻转形状之后意义也被逆转。

而现在影响最为深刻的彩虹旗🏳️‍🌈,由吉尔伯特·贝克 (Gilbert Baker) 在 1978 年为芝加哥的活动设计,和扎染艺术家 Lynn Segerblom 等志愿者合作制作了第一批八种颜色的彩虹旗,长达 9 米余。这类符号被创造出来,是为了保护那些没有政治和经济权力的性少数群体,是个人的创造力和集体的共同努力推动让现实逐渐变好。跨性别和双性恋等 LGBT 群体更为边缘的社区,也同样通过设计的力量对符号的形象化来推动变革。

Black, White, and Rainbows: A Brief History of LGBT+ Design

视觉符号之外,语言同样也是斗争的一部分,比如对 history, herstory, ourstory 的争论就是一例。这里就不赘述了。

※以上内容大多不适用于中国大陆语境。

LGBT 的各种符号

🦄 Monthly Recommend

「Monthly Recommend」将会推荐一些每月我们推荐的文章和事物。

详细内容和推荐的链接可以在邮件原文里查看。

  • 互联网需要一个新名字
  • 如何定义网红 (Influencer) 和创造者 (Creator)
  • 科技拯救世界
  • 论争:用户的性别重不重要?
  • 性别二元论的历史对设计的意义
  • 少有关注的新兴设计领域:播客封面的设计
  • 为了纪念彩虹旗设计者 Gilbert Baker 产生的彩虹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