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按理说应是印象极其深刻的一年,大学院毕业、工作、持续不断的疫情,却觉得时间过得太快,没留住什么记忆。也许放大时间的跨度,十年之后反而更能记起些什么。

疫情成了一面镜子,一时间国家、个人、体制、企业和资本,或各自暴露出缺点,显露出非黑即白的思考模式;或抓住机会,转型成功从而推动股价;或利用疫情,数字化社会监管。不同的是,对有些人和事,还有讨论和反思的余地,但渐渐地,余地被潮水淹没,讨论的人也变得沉默,只剩下摇旗呐喊,一片大好。

我们生活在追求唯一真理的土地,接受的也是整齐划一的教育,对多样性向来不敏感。讨论空间逐渐减少犹如温水煮青蛙,民族主义成了唯一的风向标。但生活的参差多态才会带来幸福,才会产生复杂的艺术探讨和机会。乌托邦只是用来反思的空想,但技术搭建的乌托邦却要变为现实。

我们恰恰是因为要坚守某种文化传统,要坚守某些价值,我们才去思考,思考普遍主义、相对主义、文化多元性,去反思我们自身。正当的反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方面你的确有什么东西要坚守,另一方面要留心不要让你的反思变成自我美化,给你固有的观念披上理性的外衣。此外,还要留心,不要过度反思。

陈嘉映《走出唯一真理观》

再说说工作,现阶段对公司还比较满意,至少补上了几个缺点,或者说视角。以往只关注设计和交互,对商业和市场、技术实现和后续的数据表现没有概念。做任何一个项目,都需要预估数据和营收以计算ROI,需要考虑数据埋点用以后续跟踪(我们用的是 BigQuery 和 Adobe Analytics)。但是也有一些流程上而导致的产品问题,就不细说了。从4月的培训开始,除了几次上线前的 review 和聚餐外,就一直在家办工,每天的风景就是窗外的电车。也许是这个原因,从而使时间的流逝变得没有知觉。入职前的家太小,这几天搬到了一个更适合 Work From Home 的地方,还不错,愉悦了很多。

关于输出,8月时,做了一个小小的Side Project「RSS Source | 我用 Notion 制作了一个 RSS 订阅源推荐网站」(月MAU 600左右),算是对这几年一直在写的信息来源问题的一个回应吧。RSS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法,只是需要自己去筛选信息源,这个网站相当于收集和初筛的数据库,今后也会慢慢地添加好的订阅源进去。抽取了大学院研究论文中的一些内容,写了两篇关于会话式UI的文章,在最毕设平台上做了关于会话式UI的分享,和关于无障碍的讨论。其他还有一些文章,写了《符号帝国》的感想,和对疫情的感想

9月疫情好转的时候,和朋友去了趟北海道,在知床半岛的森林里补充下半年的能量,转瞬就到现在了。今年没读多少书,也没写多少字,就直接在下面推荐吧。

朋友们,新年快乐!寄出的明信片收到了吗?希望2021年能更好一点。


推荐书籍

推荐影像

其他推荐

《德国乐迷看乐夏》表情银行 B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