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艺术被称为艺术与技术的结合,由于技术上的可复制性,所以与传统艺术相比,媒体艺术的商业化与产业化的可能性更高。日本很早就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包括岩井俊雄,明和电机等艺术家。

而这里要讨论的是近期非常活跃的 teamLab ,最近在世界各地巡展,在国内的知名度也逐渐从只有小圈子熟知而扩大。

teamLab 是谁

一群由程序员、CG 艺术家、画家、数学家、建筑师、交互设计师、平面设计师、编辑等有趣的人组成的追求极致技术的艺术集团。

2000 年 teamLab 由东京大学的猪子寿之、青木俊介、堺大輔等成立,初期工作以 web 开发为主,后吸收各领域的专家,逐渐转向于科学、技术、艺术、设计的融合领域。

多くの産業、もしくは企業は、生み出す製品やサービス、そして存在自体が、「人がアート的だと感じるようなもの」でないと生き残れない社会になっていく。

要使社会成为,若是大多数的企业或是产业,其生产的产品和服务甚至其自身,如果没有让人感受到它带有艺术性,就无法生存下去的氛围。

技术×日本美术

观察teamlab的媒体艺术作品,其中的传统日本美术的元素颇为常见,譬如花鳥風月、鸟兽以及伊藤若冲的作品等。下面的第一个视频是 teamLab 2017 年的作品 “Worlds Unleashed and then Connecting - SAGAYA”,是为位于银座的餐厅「佐贺牛」创作的交互装置,可以看出其中的花、鸟、雨等都是抽取自传统日本画的元素。

而第二个视频,这件2016年作品 “Ever Blossoming Life II - A Whole Year per Hour, Gold” 就更是从根源上继承日本传统美术的本质。不仅形式上沿袭屏风画金箔为背景的特点,其所表达出生死循环、瞬间与永恒的内涵也颇符合日本的生死观和美学观点。

技术上这件作品是由 CG 技术实时生成,而不是播放先前制作的影像。整体上也不是历史状态的复制,会产生持续的变化。所以理论上,无法再现你所看见的这一瞬间。

花は生まれ、成長し、つぼみをつけ、花を咲かせ、やがて散り、枯れて、死んで いく。花は誕生と死滅を、永遠に繰り返し続ける。

超主观空间 / Ultrasubjective Space

抛开表面上的元素类似, teamLab 的创始人猪子寿之对日本美术的理解有不一样的理解和观点,并渗透到了作品当中。他称之为「超主观空间认识」。

「超主观空间认识」是什么?

首先是透视的问题,我们从小就认识到了何为空间的远近,何为远近,即所谓的「焦点透视法」,但是传统的日本绘画(同中国画),因为没有西方的科学传统,没有发展出类似的透视法,直到18、19世纪的传入。

另一点就是视角的问题,西方强调「所见即所得」,即画家的视角,而日本绘画习惯于把绘画者视角置于整体之上,同时又能置于画面内部的任何一处。所谓的超主观空间,可以合并每一个视角的每一个画面,而包含了空间整体,无限延伸。以观众的视点,他不仅是俯瞰,而是融入其中,可以从横纵无论哪一个他喜欢的视角来观察,不限定视点的自由,如同古代的画卷,亦如同当代的「超级马里奥」。

「自由的视点」这一点很重要,亦被引入到了后期 teamLab 的空间体验作品中,是他大受欢迎的一大要素。化解人与空间的界限,不仅是观察自然,而更成为了自然的一部, teamLab 的作品能给我们这样的感受。

Wander through the Crystal Universe

附上近我在涉谷看的展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