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日晚上有一次工作室年度例行的聚会,聚集了上下6届的学生,已经有挺大的年龄差距了。或许有些人相互并不认识,但毕竟是缘分,能在一个工作室呆过,遇见同一个老师,上过同样的课程,去过同样的地方,也许未来做着同样的事情。2016了,时间是不是很快,去年聚会时忙碌的场景依然清晰,转眼大四,大学生活就要快结束了。

越往后越舍不得校园和同学们,不知往后的日子还会不会遇到这样的朋友和经历。也许接下来的几年,是独自生活支撑自己,一想到这样的日子,是不是有点寂寞啊。往后的生命还长,但有时候又会产生生命特别短暂的错觉。有限的生命你能做什么,或者再想想一天,24小时能做什么。最近看到一条新闻:说是SpaceX公司成功实现火箭回收,这样的话,最高能减少成本98%,「SpaceX可重复使用运载器成功回收:意义何在」。SpaceX创始人是马斯克(Elon Musk),你会发现他还是paypal(世界的支付宝)的创始人,再看会,他还是特斯拉的创始人。会不会觉得这是有意义的生命,但这样的人总是少的。

科学家们研究的前沿理论,也许你认为毫无用处。但可能数十年后,理论的价值才会体现出来(比如相对论与GPS)。最近也经常听到艺术无用论,设计无用论等等。有时也会想,艺术有价值吗?艺术是令人愉悦的吗?但也会觉得艺术道路上的前进就是其价值,无论幸福的前进,还是痛苦的前进,只要是在前进就好。

时代变化太快,要说十年目标计划,我不觉得谁能真正预测和规划出来,两三年或许可以。今年有过两个重要的决定,或许在人生的层次上并不那么重要,甚至不如一些我已忘记的小事重要,但应该是影响未来两三年为之努力的方向的决定。其中一个是,去学习和实践视觉及交互设计,这里再感谢下搜狗实习时的小伙伴们,谢谢三个月期间对我的帮助提高、和对一些错误的宽容。第二是决定去日本深入学习视觉及交互设计相关专业知识。为什么是日本,前段时间见过日本各家族家徽,尤其皇室的菊花纹章,完全由几何构成,都是简单抽象的符号。自然,自上而下的,各个家族都形成了自己的家纹,多以简单的几何对称形状为主。或许因为这样的抽象思维,能较早接收现代设计体系。1964年日本奥运会之后经济飞速发展,以龟仓雄策的奥运标识设计和丹下健三的佐佐木体育馆为代表的日本现代设计逐步形成了独特的设计语言。细腻的情感,关乎人的设计也帮助到了情报设计的发展。也许我是想从其中汲取一点什么,但其中过程可能孤独,可能愉快,只是希望能得到一个顺利的结果。

至于各国差异,就不多说了。中国,我肯定会回来的,虽然最近网络越来越紧,但毕竟熟悉的人和事都在这边吧。只要别到老大哥那程度就行。最近刚看完《1984》,双重思想太可怕了:「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最后老大哥祝大家新年快乐,2016年也要热爱老大哥哦!